终身受益 没齿难忘
2015-01-03 08:52:23
黄锡榴(www.w88chn.com首届校友)

我这一生,经历过许多事,有些事情使我终生受益,没齿难忘。在姜堰私立荣汉初级中学求学的那段经历,就是其中之一。

1939年的上半年,我从姜堰模范小学毕业,准备考初中。当时姜堰地区没有中学,学子们小学毕业后最近也要到泰州上。那年,姜堰热心教育的有识之士根据蔡荣汉先生的遗愿,发起创办了私立荣汉初级中学。1939年下半年,荣汉初中招收第一届学生,消息传出,姜堰附近四乡八镇的学生踊跃报考,大大超过两个班100人的招生名额。我报名后,虽然自觉学习成绩较好,但得知报考人多,心里还是不踏实,考前抓紧复习备考,丝毫不敢懈怠。

记得考试那天,天气闷热,上午考作文,文题为《在暴风雨中》。我先在稿纸上起草了开头,构思了文脉,便在试卷上滔滔汩汩一口气写成1000多字的作文,描叙赞美一只雄鹰搏击风雨的情景。下午考算术,因为中午下了一场雷阵雨,天气凉快多了,考得也很顺畅。

一个星期后,学校发榜。我的名字,赫然高踞前列。八月底报到缴费,九月初开学上课。我报的是寄读,缴了学杂膳宿费。学校校址在西街郊区三家庄。西边为校舍区,东边是大操场。校舍区北边朝南一排宿舍,每间宿舍安排三四张上下层木床,可住六至八人。宿舍南边东西并排两间朝南大教室,一间校长、教师办公室。东边有校门和门房,西边有伙食房储藏室等生活用房。房屋不多,井然有序。操场上有篮球架、单杠等体育运动器材。

开学第一堂课,50人的教室里坐得满满的。下了课,我仔细辨认,多数同学是生面孔。晚自习后回宿舍休息,当时我才十三岁,真有些孤寂的感觉。上午四节课,下午两节课。早晨六点钟起床,出操跑步,然后漱洗、早读、吃早饭、上课。晚上九点熄灯。当时日寇侵华,蒋介石消极抗战,姜堰曾遭日机轰炸,处于半沦陷状态。物价大涨,学校为了减轻家长负担,降低了膳食标准,寄读生生活清苦,但大家觉得国难当头,兵荒马乱,能得到一处宁静平和之地读书求学,已属不易,都珍惜时光,刻苦自励。学校则加强学生的思想教育,经常组织学生学习时政,了解形势,明确使命。记得当年每周都能听到校长王心织,或教导主任许辛白,或其他老师的时政报告。而我因为在小学就爱好音乐,学唱了多首抗战歌曲,又学会了吹口琴,在宿舍里,常常吹奏《松花江上》、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、《游击队之歌》等抗战名曲,宿舍里的同学往往会同声歌唱,热泪盈眶。那动人情景,使我至今难忘。

更令我难以忘怀的是,我们全班同学的团结奋进和某些同学的无私奉献精神。我们班的国文老师是一位年轻教师,名叫黄既雨,个子高高的,据说毕业于暨南大学。当时没有课本,教师自选课文讲授。他给我们选讲了《荀子•劝学》、《墨子•非攻》、鲁迅《秋夜》、朱自清《背影》等古今名篇,使我们大开眼界,极感兴趣。但同学们也有烦恼,就是讲义跟不上讲课,同学们只好面对黑板听讲。课文短的,同学们还好在中午休息或晚上自修时抄写,以便复习。课文长的,可就麻烦了。就在大家苦恼之时,班委刘维鸿表示愿意承担讲义刻写任务。刘维鸿同学中午在校代伙,利用中午休息时间抓紧刻写,有时还利用晚上或星期天在家刻写。刻好的讲义,由其他班委或同学帮助校印好分发给大家。这样一来,既减轻了学校教务的压力,又便利了同学的学习,有些较长的课文,如《故乡》、《最后一课》,老师也能选教了。

往事如烟,往事多情。那一段艰难岁月里的人和事,直到今天,我回忆起来,还勾引起深深的思念。敬爱的师长,亲爱的同学,历尽艰辛,我年登耄耋,依然健在。你们呢,都还好吗?我祝福你们!


    最新发布
      本类热点文章